首 頁
機構設置
時政要聞
國際交流
學術交流
學術研究
 
最新時評——劉宏松“德國經濟增長態勢堪憂”《第一財經》
發布時間: 2019-05-20
 

德國經濟增長態勢堪憂,歐盟發出“十大承諾”

劉宏松

上海外國語大學國際關系與公共事務學院教授、歐盟研究中心研究員

  

近日,歐盟委員會在最新的春季經濟展望報告中將歐元區今明兩年的經濟增長預期分別下調至1.2%1.5%,增速下調幅度最大的是歐元區“火車頭”德國。這是歐盟委員會繼今年2月份發布冬季經濟展望報告后,再次對2019年至2020年的經濟增長前景表示擔憂。報告顯示,德國經濟增長態勢堪憂,預計該國今年的經濟增長率將僅為0.5%。歐盟委員會認為,德國制造業表現持續低迷,“德國的經濟復蘇要比預計的耗費更長時間”。

德國經濟形勢確實不容樂觀。德國在去年年底就已經接近經濟下行的“懸崖邊緣”。2018年德國的經濟增長了1.4%,低于2016年和2017年的2.2%,也低于事先預期。作為世界第三大出口國,德國2018年的訂單數創下六年多來最大降幅,貿易順差出現萎縮。今年2月,德國制造業采購經理指數(PMI)初值自1月的49.7降至47.6,創74個月新低,遜于市場預期的49.7。德國制造業產出指數自1月的50.3降至48.0,創74個月新低。2月份德國商業景氣指數從1月份的99.3下跌至98.5,降幅大于預期,市場普遍預計為99。創20151月以來最低水平。“德國勉強擺脫經濟衰退”、“德國出現制造業6年來最大萎縮”、“德國商業信心創4年多新低”、“德國經濟距技術性衰退僅差一步”等各種悲觀論調充斥于媒體。德國中小企業聯合會最近的一項調查顯示,53%的德國中小企業認為,德國將在明年陷入衰退。鑒于嚴峻形勢,德國工商總會也將2019年德國GDP增速預期從1.7%下調至0.9%

德國經濟的問題出在哪里?歐盟委員會認為,主要原因在于全球制造業增速放緩、悲觀的商業情緒、德國特殊的工業結構和極高的對外貿易依存度。除此以外,全球貿易局勢緊張、英國無協議脫歐的威脅以及歐洲央行對貨幣政策的收緊,也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德國的經濟增長。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數據顯示,2017年德國出口總額占GDP的比例高達47%,高于歐元區(45.4%)、歐盟(44.4%)、高收入國家(31.2%)和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成員國(28.8%)的平均水平,相比之下,法國這一指標為30.9%,英國為30.1%。美國是德國的主要出口市場,德國長期保持著對美國的巨額貿易順差。根據美國商務部數據,2018年德國對美盈余為682億美元,是美國的第四大貿易赤字國家。在德國的巨額盈余中,汽車貿易占據了顯著位置。新的汽車尾氣測量標準WLTP的引入,導致德國汽車工業的產量增長受到抑制,銷售量有所下降。大眾汽車旗下的奧迪4月銷量下滑了13%,類似疲軟的業績表現也開始蔓延到其他車企。寶馬董事長克魯格在討論公司業績的電話會議上,將2019年描述為“又一個富有挑戰的年份;我們的環境仍然動蕩,不確定性占據主導。”

美國可能采取的提高關稅舉措還將進一步沖擊德國的汽車行業。德國長年的高額貿易順差早已是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眼中釘。特朗普將于近期決定是否對進口汽車加征關稅。在美國政府發出威脅稱“將在5月中旬決定是否對外國汽車征收關稅”后,歐洲汽車行業股票指數在56日平均跌幅超過了3%。根據德國經濟研究所計算,如果美國開征25%的汽車稅,長期來看,德國對美汽車出口將下降50%。這意味著德國汽車對外出口總量將下降7.7%,大約是184億歐元。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拉加德對全球貿易緊張局勢加劇表示擔憂,呼吁各經濟體共同努力,建立一個“更強大、更公平、更適應未來的”全球貿易體系,確立更明智的貿易規則,以緩和并最終解決當前的貿易爭端。但她同時指出,德國等國家經常賬戶盈余膨脹是造成其他地區保護主義抬頭的部分原因。長期以來,德國在經濟治理中奉行財政保守主義,對財政刺激計劃異常謹慎。這一治理模式在很大程度上導致國內需求不夠強勁,經濟增長高度依賴對外貿易,形成巨額經常賬戶盈余。

德國政府一直將不舉新債、保持收支平衡作為首要目標,很少實施大規模財政刺激計劃。即便是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時,德國實施的戰后規模最大的“穩增長計劃”總額也只占德國GDP不到1.5%。面臨嚴峻經濟形勢,德國新任財政部長舒爾茨終于放松錢袋,于今年3月宣布在未來四年內撥出超過1500億歐元用于基礎設施、教育、住房和數字技術投資,預計今明兩年德國的財政支出增長速度為1.4%2.5%。其中,基礎設施建設將有助于建筑業發展,從2018年下半年以來建筑業年增速就達到3%以上。

除政府增加財政支出外,德國家庭實際可支配收入增加也是一個利好因素。目前,德國的真實工資水平持續上漲,較低的貸款成本給家庭消費提供了動能,德國政府預計,今明兩年年職工名義薪資增長率分別為3%3.1%。由于2019年的通脹預期2.0%,民眾手中將有更多的錢可以用來消費。預計2019年德國家庭消費將分別同比增長2%。德國政府加大財政支出,還將進一步刺激國內需求。由于存在這些利好因素,歐盟委員會指出,德國具有彈性的國內需求是支撐其未來經濟增長的重要因素,并表示“如果外貿逐漸復蘇,私人消費穩步擴張,在收入增長和財政擴張的助力下,德國的GDP增長可能在2020年達到1.5%。”

盡管如此,短期內德國經濟的低迷態勢難以逆轉。作為歐元區經濟的“火車頭”,德國一直拉動著整個歐元區的經濟增長。當火車頭馬力不再強勁時,歐元區其他國家也像多米諾骨牌倒地一樣陷入困境。意大利經濟去年最后兩個季度連續負增長,陷入技術性衰退,成為自2013年以來歐盟第一個進入經濟衰退的經濟體。在歐盟委員會近日公布的對歐盟成員國經濟增長的修正預測中,意大利今年的經濟預期增速為0.1%,排在倒數第一。經濟頹勢還會助長民粹主義勢力,類似法國“黃馬甲”運動的火焰可能會蔓延整個歐洲大陸。

有鑒于此,歐盟擔心德國經濟頹勢可能擴散至更多成員國,再次呼吁各成員國共同加快歐元區改革步伐,做好應對經濟衰退的準備。在不久前召開的錫比烏非正式峰會上,歐盟領導人就歐盟未來5年內的發展戰略重點交換了意見,并發布了名為“十大承諾”的聯合公報。公報提出,歐盟各國將致力于捍衛“一個歐洲”,以一個聲音說話,在動蕩不定和充滿挑戰的全球環境中加強團結。歐盟各國首腦強調,歐盟將與世界各國共同商議環境保護和氣候變化等全球治理問題,并將繼續與各方共同維護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改革多邊自由貿易體系。多邊自由貿易體系關乎歐洲經濟增長前景和歐洲社會穩定。如果歐盟將承諾轉化為行動,就將與貿易沖突的發起者美國展開博弈。

  

  


欢乐生肖怎么玩技巧